栏目导航

香港挂牌

 

哈佛天才资本梦碎 昔日味精之王莲花健康已索然
发表时间:2019-06-07
2017-06-28         

  因连续两年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且2018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也为负,莲花健康(600186.SH)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证券简称变更为

  除此之外,莲花健康已不足2元的股价,更难让人同它与昔日“亚洲第一”味精制造商划等号。而比披星戴帽更可值得惊诧的,恐怕是莲花健康连续16年的主业亏损。

  纵观莲花健康的发展史,更像一部上市公司的堕落史。在屡遭资本把玩之后,花瓣已日渐凋零。

  “家有味之素,白水变鸡汁”。一百年前,味精的发明者池田菊苗想的这句广告词在准确地描述了味精效用的同时,也使它变得家喻户晓。

  近些年,随着更为健康的鸡精等替代品的出现,味精也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这个再普通不过的调味品,为人类带来近百年鲜美滋味的同时,也缔造出一批优秀企业。

  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后不再为吃饱担忧的中国人,开始追求吃好。作为调味品的味精,其产业也迎来了发展地黄金期。

  1983年,依托中原大地丰富的农业资源,莲花味精(莲花健康前身)应运而生。随后的10年,莲花健康充分地利用行业增长红利,完成了原始积累。

  1994至1997年,被誉为“河南四大工业名片”的莲花健康,把目光投向了股市,并觊觎更大的发展。1998年,莲花健康成功登陆A股,募集到了近7亿资金。这不仅缓解了债务压力,也为莲花健康提供了发展动力。

  两年后,沪市融资额突破3万亿,在股市尝到了“甜头”的莲花健康通过增发股票,再次融资7亿元。假如,时间就停留在那一刻,莲花健康对资本市场的回忆想必都是美好的。

  然而,美好总是短暂的。随着产能过剩的加剧,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多元化转型不利的莲花健康财务负担不断加重,一度濒临破产边缘。

  尽管通过财技摆脱了戴帽的命运,但从2000年开始,莲花健康的净利就一直在“0轴”上下徘徊。此时又正值国企改革“高潮期”,早已失去耐心莲花集团,也在找机会出手这“烫手山芋”。

  从2006年3月开始,莲花集团便不断的以出售或抵偿债务的方式把莲花健康的股权转让给天安科技。到2013年4月,随着莲花集团将最后一部分股份过户给天安科技,莲花集团实现了从莲花健康的“净身出户”。天安科技也因此持有莲花健康11.26%股份跃居第二大股东。

  2015年10月,由于莲花健康萎靡不振的业绩,天安科技和莲花健康的缘分也走到了尽头,夏建统的“睿康系”的入主,也标志着莲花健康彻底流落民间。

  相较于如雷贯耳的明天系、复星系、中植系等资本系族,“睿康系”的名气甚至和其实控人夏建统比起来都相去甚远。而仅仅两年的时间,这位号称“哈佛天才”的夏老板却一手缔造了“睿康系”的版图。

  公开资料显示,夏建统5岁便上了小学,之后仅仅用了9年的时间就完成了12年的学业,并考入大学。20岁时更是获得了赴哈佛留学的机会,并顺利攻读了硕士和博士学位。2009年,33岁的他成功入选首批“千人计划”,从此名声大噪。

  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此时风头正劲的夏建统的传奇经历受到了“打假卫士”方舟子的质疑。“夏建统事件”一时成为舆论热点。面对方舟子的质疑,夏建统只是避重就轻的解释那是媒体的误读,最终风波渐渐消退。

  2014年12月,随着睿康投资与上海颢曦投资、天安科技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加上此前天安科技转让给其的股份,三方持股比例达到了11.92%,刚刚超过莲花健康此前第一大股东河南农开两个点。之后,河南农开公开表示不会增持,并欢迎睿康投资成为第一大股东,夏建统的“睿康系”首战告捷。

  就在夏建统成功入主莲花健康的同时,另一边“睿康系”和“重组王”索芙特(000662.SZ)也“打得火热”。

  随后,夏建统便对这两家公司开始了“睿康系”改革。顶着哈佛博士的光环,夏建统给莲花健康制定了引入高大上的智慧农业、生物和食品检测以及互联网农商等行业资产,莲花味精也就此更名为莲花健康。索芙特也兑现了增发的承诺,主业也变更为注入新资产的智慧城市,“睿康系”改革初成。

  如果再算上2016年10月入主相对容易的远程电缆(002692.SZ),此时的“睿康系”规模已现。

  “创业不易,守业更难”。给莲花健康注入新业务的夏建统,并没有盼来其“健康”地成长。之后为了募集更多资金,夏建统不得不制订定增方案。然而,定增方案却屡遭改版,一拖再拖之后,等到了保荐机构被立案调查。这时的夏建统用质押几乎全部莲花健康股票所获资金增持,也难抵股价下跌。

  与此同时,莲花健康的转型也迟迟未能落地,就连赖以为生的主业,莲花健康也不再拥有优势。截至2017年底,阜丰集团(、梅花生物(600873.SH)与伊品生物牢牢占据了味精产业的前三名,市占额更是高达80%。野马财经(微信号:YMCJ8686)就企业发展等问题致电莲花健康,对方却在确认笔者身份后,挂断了电话。

  2018年2月,随着“睿康系”将持有的最后一部分莲花健康股份质押给国厚资产,莲花健康再次易主就已成定局。

  三个月后,从夏建统的哥哥夏建军等“睿康系”成员先后撤出莲花健康的管理层,到最后国厚资产申请对莲花健康股份申请轮候冻结,国厚资产间接入主莲花健康完成。

  公开资料显示,国厚资产成立于2014年,是国家首批地方性资产管理公司。野马财经(微信号:YMCJ8686)还发现,与其他资产管理公司不同的是,国厚资产采取的是公私合营的方式,其董事长李厚文持有50.1%的股份,财政部间接持有13.76%的股份。

  此前,国厚资产果断介入P2P资产处理,后又介入中弘股份,都表现出了不同于一般资产管理公司的风格。其董事长李厚文也表示,资产管理公司要积极登陆资本市场。

  但同夏建统的“睿康系”一样,国厚资产也没有实体产业的运营经验。随着莲花健康2018年财报的公布,戴帽这一事实让这一问题更加突出。

  面对这种境况,国厚资产盘活莲花健康的难度可想而知。如若采取协议转让、公开拍卖、打包处理等常规的资管手段处理莲花健康股权,以现在莲花健康不到20亿的总资产,即使全部出售这部分冻结股权,国厚资产也难以挽回损失。

  结合此前国厚资产改制上市的新闻,有行业人士推测国厚有通过莲花健康借壳上市的可能。对此,律师谢连杰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存在这种可能性,但并不能确定”。

  面对消费升级,市场份额丢失的莲花健康依靠主业扭亏为盈希望渺茫,国厚资产能否挽回损失,或觊觎更大的未来也都不得而知。对于莲花健康的未来,你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